• 幸琪 徐

起步晚七年 每天狂練8小時 陳均瑋橫跨全中全大運跆拳對打三連霸

已更新:2021年11月28日

【NTSUper特派員 / 林品妤、李睿宸】


每天訓練8小時,追回晚起步的差距,陳均瑋在第二次參與全中運奪金。(圖 / 陳均瑋提供)

110全大運(全國大專校院運動會),剛升上大學的陳均瑋就在80公斤級跆拳道對打項目奪下金牌,連同過去兩年,完成從全中運(全國中等學校運動會)橫跨到全大運的三連霸,是過去10年來的第一人。


然而13歲才接觸跆拳道的陳均瑋,比起一般選手起步時間足足晚了有6、7年,他靠著苦練、好勝心,追上體能、經驗的巨大差距,更以想分擔家中經濟的責任心,化為前進的動力來源。



一罐寶礦力激起鬥志 苦練追上七年光陰


雖然起步晚,但陳均瑋的戰績一直都是超齡演出,國三時首次參加全中運就擊敗眾多學長奪下銅牌,2020年第二次身披國手戰袍出征富吉拉跆拳道公開賽,就奪下銀牌。


其實陳均瑋最初對跆拳道這項運動沒有太大的興趣,國小原先參加躲避球隊,升上國中後學校並沒有躲避球隊,活潑好動的他在尋找其他運動時,跆拳道教練恰好在招生,順勢練起了跆拳道,起初只是覺得好玩,從沒有想過要成為選手、甚至國手。


陳均瑋笑著說:「一開始我會進步這麼多,都是為了那罐寶礦力。」當時教練與他約定,只要對打練習時踢中對手頭部,就可以贏得一罐寶礦力,因為在跆拳對打規則中,踢中頭部屬於上端攻擊能斬獲較高分數,往往是賽場上獲勝關鍵,將踢擊練好是紮穩基本功的方式之一。


更早接觸跆拳道的同儕與經驗豐富的學長姐,則讓陳均瑋感受到起步晚的差距,除了段位上黑、白帶的鮮明對比,連最基礎的體能、對打練習,他往往第一回合結束就無力再攻擊,練跑時也常跟不上大隊,跑到上氣不接下氣、雙腿發軟,換來的是超時被要求重跑,只能咬牙含淚苦撐。


陳均瑋表示:「當時身邊的同儕們很多都已經是黑帶、挑戰國手,而我還只是個剛起步的白帶,這對當時的我來說是一個努力希望達成的目標,就是跟他們一樣打到黑帶,然後挑戰更高層級的比賽。」


教練的賭注、栽培以及和同儕間的差距,都激起的陳均瑋的好勝心,從一開始的玩票,到練得比誰都勤。


陳均瑋國高中的教練童品蓁評價子弟兵:「他的優勢就是苦練,懂得如何去苦練,還會找自己多餘的時間來加強自己不足的地方,這也是我目前看到比較少選手有的特質。」


訓練永遠都是無趣的,但陳均瑋總告訴自己:「只有把訓練做扎實,動作反覆練習到精熟,比賽才會有成績。」一天幾次踢腿、每一腳的準確度、力道與動作協調性,是每一天練習都要嚴格自律的。由於更仔細的要求,一天7到8個小時的訓練是家常便飯,甚至連假日都早起晨跑加操,只為了彌補差距。



陳均瑋於109全中運完成二連霸,與童品蓁教練(左)、童雅琳教練(右)合影。(圖 / 陳均瑋提供)


以實戰累積經驗 追求巧克力滋味


回憶起首度參加全中運,陳均瑋當時獲得第三名,沒能成功奪冠,教練在賽後問他:「你喜歡吃酸梅還是巧克力?」「巧克力,因為比較甜。」陳均瑋答道。教練又說:「那就是勝利的感覺,要追求它,是不能用想的,要實際去做。」這段話無疑是告訴陳均瑋要拿下勝利,就要不斷去實戰,同時要培養更強烈的求勝慾望。


童品蓁教練認為經驗對於起步晚的選手一定是最大的問題,因為比賽經驗少,在壓力的調適和對打技巧等需要累積的能力上,會比別人遜色一點,同時自信心也會比較不足。」為了增加經驗,陳均瑋在學校訓練結束後,還會去道館進行實戰。對經驗不足的他來說,最迫切需要的就是快速累積對打的經驗,以及動作的實戰應用,陳均瑋也會利用空閒時間增進自己的身體素質和體能,去增加自己在動作上的力道和處於防守時的抗打能力。


持續苦練、增加實戰,慢慢提升起的成績,讓陳均瑋開始嚐到巧克力甜甜的滋味,也增添了比賽時的信心。對於比賽,陳均瑋的心理素質更堅韌,他表示:「打到冠亞賽其實選手體能、技術都差不多,他可能也在怕你,去思考對手的攻擊策略,自己就先不怕了。」


童品蓁教練則指出,針對重點加強的陳均瑋現在克敵的優勢在於力道強、柔軟度好,實戰上則體現在旋踢、近身內掛等上端的攻擊。



110全大運陳均瑋在冠軍賽以9:8險勝奪下金牌,完成全中運到全大運的三連霸。(圖 / 陳均瑋提供)

扛起家中壓力 期望延續跆拳道的精神


跆拳道對陳均瑋除了是挑戰、志業外,更是一份責任。陳均瑋透露當初奮戰全中運的動力之一,是希望拿到獎金為家裡減輕醫療費用的負擔,即使家人沒有要求,他已將責任扛在肩上且銘記於心,比賽獎金往往是全數轉交家中,甚至曾為了只拿銅牌,沒辦法拿太多獎金回家而流淚啜泣。陳均瑋坦言:「家裡的狀況對我來說是壓力,也是動力,能讓自己更投入。」現在陳均瑋在國訓中心為接下來的比賽做準備,將來也會考慮轉型當教練,繼續在跆拳道這片土地耕耘。


1,867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