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幸琪 徐

新疫情時代 射箭比賽專業人士的傳承

已更新:1 天前

【NTSUper特派員 / 陳平安】


2020東京奧運翻新了歷史,除了中華健兒勇奪12面獎牌,共有13位臺灣裁判站上國際舞台,充分拓展台灣在國際的能見度。其中射箭男子三箭客射下睽違四屆奧運的團體銀牌,「國民湯包」湯智鈞在個人賽八強戰讓全臺觀眾嚴陣以待,最後在第五局射出連兩支十分箭破滅韓國開五金行的夢。這一連串如同戲劇般高潮迭起的比賽,背後結合著IT技術人員的科技專業與國際裁判溝通協調,本次臺灣就有兩位人員參與東京奧運射箭的幕後工作,分別是國際裁判潘昱璇與技術人員陳婷妮。


陳婷妮(右)與潘昱璇(左)以不同身分站上本屆奧運射箭競賽。圖 / 潘昱璇提供

臺灣唯一站上奧運的射箭技術人員陳婷妮是反曲弓選手出身,即使從未成為亞奧運選手,仍不放棄為臺灣射箭鋪路,提早跳脫選手領域後一路考取國家級裁判與洲際裁判,2011年更是與潘昱璇一同成為臺灣唯二的射箭國際裁判,陳婷妮談到:「考取國際裁判最大的困難是要分辨比賽的規則,因為與臺灣不太相同,所以在寫考題時容易搞混。」


不僅如此陳婷妮在28歲時,與她的丈夫-雅典奧運銀牌得主陳詩園,砸下600萬創立了I Archery射箭弓場,從射箭教學、器材的販售,大到國內外射箭賽事的籌備,射箭弓場皆能一手包辦。為了舉辦射箭比賽,陳婷妮更去專研如何寫程式開發軟體,這套技術也成為國內射箭計分系統的領頭羊,陳婷妮因此得到擔任東奧技術人員的機會。


陳婷妮(左二)與丈夫陳詩園(左一)創立了I Archery射箭弓場,盼推動射箭運動。圖 / 陳婷妮提供

陳婷妮技術官在賽會期間最主要的工作是保證比賽時所有的電子設備都不出差錯,否則會使整個賽會節奏被打亂,同時影響觀眾的觀賽體驗。例如分數累進系統及箭著點分布連接至轉播顯示、現場即時顯示分數的大螢幕串接、以及風的方向及速度顯示,這些皆是現代科技及技術人員反覆測試下才有的產物。


本次東奧射箭引進新穎的face heart技術並搭配OBS電視轉播呈現,用日本松下公司的圖案識別軟體,透過距離射擊線12公尺的攝影機即時畫面,由選手臉部顏色變化推算每分鐘心跳率,使遠端的觀眾透過電視更深入其境,知道選手們目前緊張程度。陳婷妮談到這次在東奧觀摩到許多不曾接觸的軟硬體設備,期待臺灣往後的賽事可以比照國外,將技術引進使用。


另一位臺灣之光國際裁判潘昱璇,其實是從田徑轉換跑道至複合弓選手,也曾入選2004中華代表隊國手,可惜出賽前因肩膀受傷只好忍痛退役。即便如此潘昱璇仍持續在射箭的道路上努力,從洲際裁判一路考取國際裁判證照。不知情的人可能認為射箭分數都是由科技計分系統直接顯示,裁判在賽場上並非必要。然而深入了解後可以得知,裁判的工作包括判例複習、線審走位,以及針對不同比賽配置執法動線和流程,甚至選手教練有疑問時裁判需要解釋規則,更要擔任中間橋樑與主辦單位互動。


潘昱璇提到比賽現場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協調,選手們都需有固定站位點,有時會影響到彼此空間,此時裁判就需要去溝通,讓同靶選手不被影響;若計分卡有不清楚錯誤的地方需要調整,裁判也需要從中去了解並調整。「我們就像保母做雜事的,確保比賽流暢運作。」潘昱璇裁判笑著說。

除了讓比賽順利流暢地進,行裁判這一角色也讓臺灣在國際佔有一席之地,未來若要競選亞洲或國際的理事會,也能為臺灣增加競爭力,並進而參與更多國際事務,是每個運動種類發展的重要推手。

國際裁判潘昱璇在2020東京奧運執法。圖 / 潘昱璇提供

本次東奧在射箭練習場的配置上十分特別,將疫情高風險國家的練習靶位與其他國家做區隔。訓練場內也有防疫泡泡等相關規劃,雙重保護各國選手與教練。這是在其他國際賽事不可能看到的規格,也正因為奧運是世界級大型賽會,許多新奇且必要的配套措施都在此次亮相。


一場賽會的背後,結合著工作人員的心血及汗水,即使只有微薄的薪水,但陳婷妮與潘昱璇仍奮不顧身親力推廣,持續為臺灣射箭盡心盡力。陳婷妮在訪談中多次提到:「我們要的不是更多收入,而是希望能讓民眾到現場觀看企業聯賽,使射箭能像其他運動一樣唾手可得。」


技術人員是掌管射箭比賽觀賽體驗的功臣,國際裁判則是介於教練與各單位協調的靈魂人物,陳婷妮與潘昱璇大半歲月皆奉獻於射箭,他們一樣代表臺灣站上國際,金額補助相對於選手卻是微乎其微;一樣是站上世界的頂端,卻被大家所遺忘。即便如此,他們對於曝光度與民眾的關注度並不在意,而是希望能提供最好的賽事品質獻給選手,當媒體提及他們時反而非常驚訝。兩人在訪問中不斷強調,希望能讓更多人投入射箭行列,而不是只有四年一次的奧運才關注被視為奪牌熱門的射箭。 


231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