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幸琪 徐

「球痴」蘇力揚傷痛中醒悟!重拾球拍後學會善待身體

記者/莊善茵、方芊筑

北市大學蘇力揚於全大運比賽中展現正手拍技術。(圖 / 111全大運官方提供)

來自台北市立大學,同為土地銀行簽約羽球選手的蘇力揚,專攻單打項目,強而有力又突如其來的殺球為他的拿手技,得分後的振臂怒吼也是他的特色。


蘇力揚從小受到爸爸與哥哥的耳濡目染下,國小也正式拿起球拍踏上羽球路,他曾於2019年奪下亞洲青少年羽球錦標賽男子單打的季軍,在國內也曾於全中運和全大運拿下金牌。是羽壇備受期待的新星。


在蘇力揚的球涯中,既得到冠軍的榮耀,也有傷痛纏身的痛苦,還有成績的低潮期,但強烈的好勝心和自律讓他能夠有好的心態面對挑戰。


過於投入的運動員 換來的卻是現實打擊


「當看到別人做得比我好,我就會想要比他更完美。」蘇力揚積極的勝負慾和自我要求的心態在這句話展露無疑,但也因這句話,他面臨了身體的健康和心靈上的壓力。


從過度訓練和頻繁的國際賽事所累積的後大腿撕裂傷等傷勢,到現在學會適量訓練並關心自己的身體狀態,蘇力揚在這些傷痛中調整了自己對於訓練、比賽和休息的策略,也改變了他的擊球風格,更是讓他明白高訓練量並不是成功的唯一道路。


過度訓練和防護觀念不足 埋下手術與復健的因子


高中階段,蘇力揚為了累積青年奧運積分站上青少年羽球賽事最高殿堂,幾乎每兩個禮拜就飛往歐洲等地參加比賽。在2018年於義大利的一場球賽,蘇力揚一個跨步擊球,突然感覺自己的腳跨不太下去,也發現右大腿後側有一塊瘀青,但接下來還有賽事,所以賽後只簡單包紮,直到回台後參加亞青(U19)選拔賽,一個救球滑倒,到醫院檢查出撕裂傷,竟需要微創手術清除血塊。


羽球是一項高重複性動作的運動,而根據運動科學的相關論文(註)指出,羽球運動中,下肢為較常受傷的地方,較常出現的運動傷害多發生在膝蓋、腿部和腳踝,會造成的傷勢有阿基里斯腱的肌腱病和髕骨股骨症候群等,大腿後側撕裂傷雖不在上述,但是其會影響到選手在跨步進行挑球和腳步移動上的流暢度,連蘇力揚本人也認為這個傷很嚴重,平常更不能隨意進行有關於下肢的訓練。


會造成下肢運動傷害的原因有兩種,一是過度訓練、二是肌力不足,而蘇力揚屬於對自我高要求型的選手,額外加練對他而言是再平凡不過的事情,當時的蘇力揚頻繁地奔走於國際賽場,加上對於防護上的觀念並不充實,進而埋下往後手術和復健的因子。


蘇力揚高中時和球隊一同訓練的時間除了晨操和下午訓練外,若達不到今天想要的成效,他就會一直訓練到滿意為止,自主加練到晚上八點;這樣固執的個性和高要求的訓練,他也坦言:「如同速成班的練習,的確讓我的身體肌群累積過多疲勞。」


意料之外的傷勢 學到第一次教訓


「隊友在訓練只能在旁邊看,心態上很煎熬、著急,但這也是我的一次教訓。」蘇力揚無奈地說。在手術和復健的這將近一年,教練都會阻止蘇力揚上場,避免傷勢還未恢復又受到影響。蘇力揚誠實地說:「現在回想覺得,幸好教練有阻止我。」


在防護員和教練的勸導下,蘇力揚按耐自己著急想上場的情緒,將重心放在養傷,同時學習防護觀念,更注重身體的伸展藉此消除肌群的疲勞,也對身體傷痛更加敏感,在此時也透過飲食與重訓將身材加厚,強壯的體魄也讓他在進攻上的打法更有侵略性,殺球的技巧往上攀升,從以往的拉吊打法轉變成攻擊型打法。


受傷前較不注重伸展的蘇力揚,在這次受傷後不論是賽前或是賽後都會使用滾筒放鬆,而因為單打時在場上跑動的角度相對大,所以他對於下肢的伸展更為注重,且康復後,蘇力揚的腿後肌柔軟度較差,他也特別針對此塊肌群加強放鬆與伸展。


雖實力超群 卻害怕被後人追上


蘇力揚自國小就在羽球強權北市民權國小就讀,國中和高中分別為北市大同高中國中部和百齡高中,他曾在全國國中盃、高中盃羽球錦標賽、全中運和全大運贏得金牌殊榮,國際賽也曾於2018義大利青少年系列賽榮獲第一名,更是在更高層級的2019亞洲青少年羽球錦標賽獲得男子單打的銅牌。

自青少年時期時就得到許多目光,但蘇力揚不自滿,反而是希望將自己保持在最好的狀態,因為他知道其他人正蓄勢待發,準備超越自己。

蘇力揚同為羽球選手的哥哥蘇力瑋,表示蘇力揚的勝負慾非常強烈,而有時候會造成自己困擾,「因為他害怕被別人超越,會反覆在訓練與休息間徘徊。」面對傷勢,蘇力揚怕在恢復的期間,自己的實力遭到對手超越,因此會陷入稍微恢復就硬撐上場,但傷勢很快又回來,而被迫休息的窘境。


修正心態 學習和身體相處


高中的撕裂傷、今年初在排名賽前傷到手腕、全大運救球時傷到膝蓋而退賽,種種的傷痛帶給蘇力揚更多心得去應戰與調整。


運動訓練是為了比賽,但是受傷卻得不償失,失去比賽和展現自我的機會。「我付出的多,收穫應該要比別人更多。」蘇力揚皆以此心態面對訓練與比賽,但是經過傷痛後,他變得更加理性,知道不能讓身體超負荷,將健康擺上第一順位。


儘管休息,蘇力揚還是不會荒廢身體,「如果下半身受傷,但我還有上半身可以訓練。」當時的蘇力揚以增強肌耐力為主,較常訓練的動作像是划船、引體向上等。他知道就算受傷,還是要保持訓練,不要讓肌肉流失,同時也要盡量維持身體素質,才不會回到場上的表現時落後其他選手過多。


身陷低潮 心態與打法上的過渡期


從青少年轉換到成人層級的蘇力揚,成績無法像過往在國高中階段一樣,成為比賽的常勝軍。自109年第一次排名賽拿下第二名後,此後四次排名賽最佳名次僅到第五名,也沒有順利拿取杭州亞運和世大運的資格,此次全大運更是因傷退賽,止步第八名。


因此談到目前的狀況,蘇力揚不諱言:「因為近況不好,心理挺慌張的,壓力很大。」受到疫情的影響,蘇力揚將近兩年半沒有參加國際賽事,缺乏多方選手的刺激。過往著重在殺球、力量和速度取勝的蘇力揚,知道自己這套打法不管在國內或國外的成人賽場是沒辦法占上風的,「對手打到後面都摸熟我的套路了。」正在嘗試轉換的蘇力揚說到。


很多時候在場上比賽時,都會陷入「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的窘境,也顯示臨場應變的能力是蘇力揚需要增強的部分。土地銀行羽球隊總教練李松遠則是建議蘇力揚在處理球上必須要有耐心,殺球也不用每拍都用到重殺:「不要過於急躁轉守為攻,殺球也可以多元使用重、輕、點殺等技巧讓對手無法掌握。」


蘇力揚在去年度的全大運勢如破竹拿下第一名,他坦言那場比賽的確鼓勵到自己:「這次的金牌讓我獲得很大的信心,更有動力向前,畢竟也不能總是讓心態處於低潮。」意料之外的獎牌如同天降甘霖,激勵了蘇力揚。


在經歷過渡期的沉寂後,蘇力揚終於在今年六月時拿下德國波恩國際挑戰賽的亞軍,這也是他在轉換到成人賽場後,第一次於國際賽事站上頒獎台。而今年八月的第二次全國排名賽,蘇力揚更是於男單項目奪下生涯首座排名賽冠軍,讓他在經過這些低迷的日子裡迎來甜美的果實。


「球痴」對羽球的執著與著迷


「球癡這個綽號還滿合理的,很執著在羽球上。」蘇力瑋笑著說。儘管沒有練習,蘇力揚還是會拿球拍出來揮,放比較長的假期,例如年假,也會找哥哥蘇力瑋出門打球、看的影片也幾乎都有關羽球。


雖然曾遭遇成績低潮,但蘇力揚對羽球依舊保持熱情。被問起遇到低潮和受傷等挫折,有沒有曾經一刻想過放棄?他眼神堅定地說:「從來沒有!有些人輸球會不想碰球拍,我完全相反,輸球就會想趕快訓練,找出問題點去解決。」



享受挑戰的過程,蘇力揚低潮中保持熱情。(圖 / 111全大運官方提供)

享受挑戰的過程,在低潮中維持熱情,是蘇力揚面對從國小陪伴他成長的羽球所保持的態度,雖然現在處於低潮,但不服輸和勇於挑戰的個性正驅使著他向前邁進,挑戰世界排名前100與奧運國手的目標。


註:(1) Indian Journal of Orthopaedics (2)ScienceDirect



97 次查看0 則留言